“我也相信张甲雪的资料是真实的。”苍浩点了点头:“这就提供给我们解开历史谜团的一个线索。”

“如果当年侵华战争真的跟苏联有关,我个人对此深表抱歉……”顿了一下,谢尔琴科补充道:“但我坚信这是某个地下组织的阴谋!”

“有没有可能跟巴别塔有关?”

“不能排除这个可能。”谢尔琴科告诉苍浩:“如果真的跟巴别塔有关,那么后期苏联挑拨华夏和东瀛的战争,可能同样是受到巴别塔的操控,那么联邦安局方面应该有一定记载。联邦安局掌握着大量机密资料,但我时间精力有限,不可能都浏览,只是根据自己兴趣看过一些,跟你们说过的东西也都是从我看过的资料里来。我先前是真没有看过有关巴别塔的资料,现在离开了巴别塔,想看又没有机会了。”

“那么你找机会,看看能不能弄出来资料,然后再研究一下吧。”

谢尔琴科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苍浩放下谢尔琴科的电话,然后给谭耀明回了过去,说了一遍自己跟谢尔琴科的推测。

谭耀明很是无奈:“我感到自己的历史认知被彻底颠覆了……”顿了一下,谭耀明又道:“根据我们掌握的资料,完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,事实上东瀛早就准备入亲华夏,而巴别塔加速了这一进程。至于具体加快进程的方式,并不是挑拨东瀛提早发动战争,反而是挑拨华夏这边失去理智和冷静。只要不断激起华夏人的仇恨,东瀛那边必然会有反弹,那么战争真的就提前到来了。”

苍浩点了点头: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“不得不承认,这个计划还是很巧妙的,更应该说非常阴险。”顿了一下,谭耀明又道:“也应该说,巴别塔对我们这个民族的劣根性很是了解,知道很多人容易失去理性,于是就煽风点火。我们都知道战争越晚到来对我们越有利,但很多人并没有我们这样的见识,结果很容易失去理性。”

“我们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东瀛,也不是巴别塔,而是内部的义和

团。”

清纯美女倪歆柔气质写真

“没错。”谭耀明点了点头:“无论如何,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个巴别塔,一定要彻底连根铲除,不为别的,就为三千万死难同胞。”

“这是自然。”苍浩冷冷一笑:“虽然我跟巴别塔暂时没有个人仇恨,但就为了这一笔历史旧账,我也要跟他们讨个说法。”

苍浩放下电话之后,想了一想,给以赛亚打了过去,开门见山就问:“你了解巴别塔吗?”

以赛亚活过了悠久的岁月,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隐秘,所以苍浩才想到要来问以赛亚。以赛亚倒也没隐瞒:“据说在地下世界有这么一个秘密组织,他们称呼自己为巴别塔,象征是传说中那座通天塔,他们多年来操控世间风云,不知道目的到底是什么。刚开始的时候,或许他们谋求建立某种世界新秩序,但后来这个目的显然跑偏了,变成了通过战乱牟取暴利。k先生就是巴别塔的成员,前一任和这一任都是,但应该是比较低级的走卒,没有掌握太多机密。”

“这也就能解释清楚,为什么k先生要暗中援助朴正金,很显然,半岛混乱的局势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利益……”苍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:“你知道吗,我刚刚知道了一些事情,让我对这个组织非常愤怒。”

以赛亚饶有兴趣地问:“什么?”

苍浩同样没有隐瞒,直接把张甲雪资料里的秘辛说了出来,然后告诉以赛亚:“如果被我找到这个组织一定连根铲除!”

“据说这个组织历史极其悠久,甚至参与了的立国,影响力远播世界各地,那么挑动东瀛侵华也不是难以想象的事。”以赛亚对苍浩提供的这段秘辛毫不怀疑:“我曾经听到过一些传说,也只是传说,我没有任何资料佐证,那就是巴别塔跟两次世界大战也有关系。”

“哦?”苍浩颇为惊讶:“他们有这样的能力?”

“学过近代史的人都知道,第一次世界大战的,是1914年6月28日的萨拉热窝事件。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,前往萨拉热窝视察,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……”顿了一下,以赛亚继续说道:“有观点说,是某些人事先把费迪南的行踪泄露给了塞尔维亚方面,而且协助了整个刺杀过程。当时两大帝国阵营虎视眈眈,早就准备开战了,只是缺一个借口,于是就有人把这个借口提供给了双方。至于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,只是听说或许就是巴别塔……”

“第二次世界大战呢?”

“纳粹大规模迫害屠杀犹太人,其实就是为了敛财,犹太人持有的各种资产和企业被没收,各种高价值物品、黄金、首饰等等被肆意抢劫……”以赛亚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通过对犹太人的疯狂迫害,纳粹聚集起了巨额财富,而这些财富有相当一部分,至今下落不明。希特勒为什么这么仇视犹太人,历史上有很多说法,每一种说法似乎都有道理,但又不能完站得住脚。我也曾经思考过,为什么希特勒要这么对待我们犹太人,最后发现除了经济原因之外,似乎找不出更站得住脚的理由。”

“我倒觉得可能还有这样一个原因。”

以赛亚赶忙问:“什么?”

“希特勒这样的独夫,想要巩固自己的地位,就必须不断的制造敌人。作为领袖,只要让大家相信有敌人正准备谋害自己,就会很自然的团结在领袖周围,共同应对这个所谓的敌人。就算是没有敌人,也必须制造敌人出来,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现象,越是操蛋的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