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!

   念穆松了一口气,到了现在,她虽然贪着慕少凌的温柔,但是也害怕这份温柔。

   她担心自己会沉沦,会安奈不住地不顾一切。

   慕少凌听到她的回答后,挂掉了电话,听着忙音,念穆回过神来,走进卧室拿起笔记本电脑,走到客厅处打开,连上网络。

   果然,收到了一封从慕少凌邮箱寄过来的文件,打开,是俄语,简单粗略浏览了一下,好像是跟那个建筑设计的项目有关系。

   念穆皱了皱眉头,倒不是突然而来的工作让她有些懊恼跟不喜,而是这个项目对于整个T集团来说都是机密的,就连之前翻译的文件,都是在他的监视下完成的,现在怎么会把另外一份文件发给自己。

   翻了翻,文件内容不多,估计她忙一个来小时,就能翻译完成。

   念穆看了一眼时间也不早了,直接把文件下载好,开始翻译。

   另外一边。

   慕少凌看着电脑屏幕,问道:“已经好了?”

   “嗯,对方已经下好文件,程式已经植入了电脑之中,随时可以查看她接收的一些信息这些。”戴安杰把电脑递给慕少凌。

   慕少凌让他设计了个程式,只要对方一把带有程式的文件下载以后,程式就会自动安装在对方的电脑上,想要看对方的什么文件,一目了然。

   梦幻蕾丝内衣纯情少女玉脐无遮无挡性感私房图片

   慕少凌接过电脑,看了一眼,只要打开程式,念穆电脑的所有资料,都会安装到这台电脑上。

   那样,她有什么秘密,他都会知道。

   一旁的宋北玺摇晃着红酒杯,摇了摇头,“没想到啊,有一天还会亲自去监控别人的电脑,厉害厉害。”

   慕少凌白了他一眼,没有作声。

   宋北玺又问道:“怎么?确定这个人就是失踪三年的媳妇?”

   “不确定。”慕少凌把电脑关闭,他现在还不需要窥探念穆的隐私,打算一切,等明天的鉴定报告出来后再说。

   “不确定还安装程式,还自己亲自监控,如果鉴定结果出来她不是的媳妇,打算怎么办?会把程式卸载掉吗?”宋北玺故意问道。

   “不会。”慕少凌想也没想,把电脑放到一边,端起酒杯。

   “啧啧啧,不是媳妇还要偷窥别人的隐私啊,又不是什么商业间谍,这样做不太好。”宋北玺嘲弄道,看着他口是心非的模样,还真是有趣。

   慕少凌斜眸看了他一眼,如果念穆不是阮白,他也不会把程式卸除,因为生活习性这么像阮白的一个人,她背后肯定有秘密,他一定会了解清楚。

   宋北玺摇了摇头,又喝了一口红酒。

   “最近宋北野有举动。”慕少凌提醒道。

   “他做的事情,都在我的掌握范围内。”宋北玺倒是淡定,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,他大部分时候,都是不管的。

   毕竟是亲兄弟,偶尔他惹出的什么烂事情,宋北玺也会顾着兄弟之情,去帮忙解决。

   慕少凌说道:“他对李妮有想法,要是不早点处理好这件事,到手的老婆,可能要跑了。”

   “可别诅咒我。”提及李妮,宋北玺紧张起来,为了不让他看出什么,他又道:“行了扯我这边也没有用,还是好好关注的念教授吧。”宋北玺不愿其他人多提及李妮。

   “谁也别管谁。”慕少凌指的是,宋北玺别管念穆的事情,而自己也不会管李妮的事情。

   “对头。”宋北玺点了点头,自己跟李妮的事情,就算是好友,都不愿意让他们插手。

   “还有,手机的程式也麻烦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慕少凌见事情已经做好,站了起来。

   宋北玺调侃道:“就这样回去了啊?今天阿杰帮这么大一个忙,不请我们吃顿饭?要知道这个程式是阿杰连夜帮赶出来的。”

   慕少凌看了他一眼,冷冷说道:“过半个月就是老爷子的生日,我还要回去准备一些事情,们要吃什么,直接把账单记到我这边。”

   慕老爷子这次的生日,他打算搞得大一些。

   但是这些事情交给管家一个人是搞不完的,而蔡秀芬也不靠谱,作为老人家的孙子,他打算亲自操办。

   “行了,去吧。”宋北玺挥了挥手,也没有真的跟他计较那么多。

   慕少凌拿着电脑离开,回到慕家以后,孩子们围了上来,手里还递着个作业本。

   “爸爸,作业管家爷爷已经检查过了,签名就好。”淘淘笑嘻嘻说道。

   慕少凌把电脑放下,拿起笔,在三个孩子的作业本上,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   坐在一旁的慕老爷子看着这幕,感叹一句,“公司的事情忙吧?”

   “还好。”慕少凌给软软的作业本签上名字后,收起了钢笔。

   “现在公司的事情也忙着,孩子也没什么空照顾,少凌,是时候考虑一下,找个人帮分担分担。”慕老爷子提醒道。

   慕少凌看着老人家,忽然有些后悔把假阮白的事情告知。

   当初为了不被审问才故意告知的,谁知道,现在告知了,他则是不断催促他找新的。

   慕少凌本来还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怀疑告诉慕老爷子,现在心想着,还是先别说。

   现在老人家对念穆的好感多了许多,万一知道有这重可能性,他一定会做很多事情,到时候被念穆察觉到,就不好了。

   如果念穆真的是阮白,她现在以这个身份潜伏在自己的身边,肯定有原因的。

   “爷爷,选好举办寿宴的酒店了吗?”慕少凌问道。

   提及举办酒店的寿宴,慕老爷子觉得头疼,好几家酒店都想争取成为寿宴的举办地点,所以这两天轮番上门的讨好自己。

   什么礼物啊,什么优惠啊,不断袭来。

   老人家最不爱的就是处理这些事情,他挥了挥手,道:“酒店都是好酒店,选择就好,要是也不知道选择什么,就抽签决定吧。”

   慕少凌挑了挑眉头,“好。”

   “那没我的事情了?”慕老爷子虽然爱热闹,但是这种热闹,只局限于家人。

   像这种大型的寿宴,他本来就觉得麻烦。